丝绢上的大宋风华

即便两宋时的画师有著优厚的待遇,付出仍不可谓不艰辛。皇帝的眼睛太过敏锐,画师们必须要体察实物、入微观摩,才可能让花卉虫鸟跃然纸上。这些后无来者的小品光靠写生自然难以追摹;唐代王维并非有意识地将诗与画结合,是苏轼点出了其“诗中有画”“画中有诗”的旨趣。而这,也是宣和画院的画师们力求无限接近的境界。花是鲜的,鸟是活的,一千多年后,我们仍能透过笔墨晕染和敷色,一览丝绢上的大宋风华。

枇杷季节刚过不久,看宋朝的枇杷浑圆玉润,可能比较甜。枇杷是少数在冬天开花的植物,因此枇杷蜜也是所有蜂蜜中最高昂的。开在冬天的花还有蜡梅、茶梅和水仙等,通常认为梅花也是开在冬天,其实,是在初春。来看下徽宗的梅花和同为皇族的赵梦坚的水仙。

山茶也在初春时盛放,雪裡山茶分外豔丽,独具风骨。这种在当地被叫做“椿”的花卉,深受日本人喜爱——因为它不曾凋零,只会陨落。“椿”恰好也是此图作者的名字。林椿是南宋画院待诏,赐金带。

海棠大概是中国园林裡最常见的植物之一,品种繁多,植物星球微博和网站上曾不止一次为海棠撰文,不再赘言。

有人说杏花最没意思,不及梅花骄傲,又不比桃花娇豔,更没有樱花的轰轰烈烈。夹在桃红柳绿的春天裡,实在尴尬。看两张杏花。

马远曾祖、祖父、伯父、父(马世荣)、兄、子(马麟)一门五代七人均曾供职画院,尤以马远最为著名,有“独步画院”“院中人独步”的美誉。

以下是出现频率很高、非常眼熟的几张图。作者都佚名。

夏紫薇。

夜合花,木兰科植物,与苹果味(或香蕉味)的含笑是近亲。

秋葵

芙蓉(荷花)

秋葵和芙蓉同为锦葵科植物,但不是荷花这个芙蓉,是木芙蓉。常见的锦葵科植物还有蜀葵、木槿、扶桑、棉花等。秋葵和蜀葵比较难区分,花朵都是浅黄色,一个稍大,一个稍小。这裡的芙蓉为木芙蓉,水芙蓉就是前图中的荷花。看到这些花开,就说明秋天来了。当然,秋天更显著的标志除了菊花之外,还有就是芸香科的香橼熟了。文人喜欢把成熟的它们放在自己的书房,其用类似佛手,观色闻香。

两张李嵩的花篮图,聪明的你,能认出其中几种花朵?欢迎答题,知识就是最好的奖励。

还有一张,很有意思,图名为无花果,可它无论是花还是叶,都与现实的无花果相去甚远。对幅有乾隆的题诗一首,摘录如下:果结必资花,却有无花者。别名木馒头,或因形弗雅。而木馒头即是“薜荔”(上上篇微信介绍过)。可是,薜荔压根看不到花。

大概这麽来推测错误的产生,与画中植物形态最接近的是木荷。木荷很容易被误解为木莲。在几个想当然的错误之后,木荷被认为是可以做成木莲豆腐的“木莲”,也就是薜荔,薜荔便是跟无花果同科的木馒头。比较绕,而且每一环都是错的。因为木荷不是木莲,木莲不是木馒头,木馒头也不是无花果。那麽,此画名及乾隆提的字为什麽说这是木馒头,风马牛不相及。
 
最后奉送一张多子图,见者多福,宜子孙。

徽宗在1104年正式将画学纳入科举考试,以古人诗句为考题,画人们依题绘製佛道、人物、山水、鸟兽、花竹、屋木六大类的画作,考入后按“士流”和“杂流”的不同身份,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地方。入画院者,授予画学正、艺学、待诏、祗侯、供奉、画学生等名目。画人们的作品,与前朝的宫廷内藏一起,被编入《宣和画谱》。宋室南迁之后,一些画院的画家辗转逃亡,逐渐集结与行在临安,先后恢复职务后,成为南宋画院的骨干。


展开全文 APP阅读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[投诉]

精彩推荐